Recent Posts

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

最受不了whatsapp群組

外國人說,臉書等都落伍了,因為太多家長加入,以致年輕人都不愛去臉書。不過我看到本地年輕人還是將臉書奉為主流。

但其實我觀察到本地華人,另一個最常用的就是whatsapp。所以這兩者其實是主流。

我記得至少在10年前時這些通訊器盛行時,那時都是在電腦上打字而已的,但甚少在手機上打字,在手機打字都是寫SMS而已。

不過許多人不知道我們同志們,其實早已訓練到自己在手機或是電腦通訊品(messenger, ICQ)等打字的速度,以及摸索到虛擬打字對談時的一些眉角與撇步。嚴格而言,是如何以文字有效地表達你的思想,白話的說法是,如何讓對方明白你打的字。

之後2009年時蘋果iPhone開始熱起來,那時我已開始買下使用,身邊的人士也不多用智能手機(那時安卓手機剛爬著起來),所以手機上網是很新奇的,而那時約炮神器等也是一起火熱起來,我那時開始就上癮了,在公在私都使用手機打字,搜索新世界。

現在快到2016年了,廉價智能手機盛行了、臉書快開到荼靡,總之這是網絡互通世界,瞬間鉅量的資訊爆炸時代降臨,現在連大嬸都拿起臉書與whatsapp時,災難就爆發了。

一般上大馬人的書寫能力不高, 詞彙量也不多(主要是大馬是多元語言混雜,加上口語與書寫文是相當明顯差異的兩套語系),加上在網絡說話時,與面對面或語音溝通般如此真切與直接感應,加上打字不快(真的像啄木鳥般一個個字去啄的),所以若是用聊天器或臉書等吵架是最容易引爆的,因為會有多多的錯讀與誤會。

所以,要說正經事、嚴重的,一定要當面講,不能的話一定要撥電話,再不行的時候語音留言,到最後最後時才用打字在手機上溝通,總之手機打字說話是下下之策。

可是我自己經歷過太多的例子,手機打字溝通成為首選。在私事交流(如約定幾時見面等)或話家常是OK的,但在公事交差等時,都是用手機打字。

而那些現年50歲以上的人士們,很多人都是智能手機這一方面的新手,他們可能只是這五年時才開始接觸網絡,不像我這一代(7字輩末,在2000年網絡興起時恰好是我們的黃金時代),在打字速度、遣詞用字,以及如何回應等都有約定俗成的套路,所以屢屢犯規過界。

(而且他們不知道網絡打字溝通是有規則的)

這情況最明顯的是使用whatsapp或任何相關的工具平台來發號施令。

又或許是覺得一些事物很有趣,而SHARE在群組裡,即使是眼前所見所聞等,形同閒話,也形同廢話。

我試過被邀請很多不同類質的whatsapp群組,校友、親戚、朋友、工作同事與上司等的,親戚那種當然最多是長輩(AKA五十歲以上的)最嚴重,都是廢話連篇,而工作性質的群組到最後是淪為閒聊八卦、無病呻吟等各式各樣的媒體平台,而且特別是遇上多話精時,會完全被侵佔。

我真的很討厭這些情況,因為若是在臉書,至少你可以unfollow,甚至封殺對方,可是在手機群組裡時,卻是最親密的接觸,因為你是捧在手心近距離地在讀與接收,但一而再再而三都是說些與你無關的事物時,那也是一個騷擾。

有些長者則很奇怪,喜歡在whatsapp群組裡丟一個網址出來,不知所謂,不知是否另有所指。

我想起在20年前電子郵件開始興起(yahoo及hotmail等)時,那時我們也最流行轉發電郵,那些奇奇怪怪的轉發郵件如養生的、人生道理的等等,來到電郵信箱時,每次打開來都是那些無關痛痒的電郵時。我記得我因此有一次就這樣告訴我的中學同學,請不要再這樣轉發這種電郵給我。

此後我們斷絕聯絡,算是絕交。迄今我認為也是一件遺憾之事。

我想起現在在whatsapp裡出現的濫發網址情況,與當年垃圾電郵一樣。現在人家是不會轉發垃圾電郵,但往往就在自己的臉書上PO一些自己認為重要、而且覺得全世界都視之為重要的網址,又或者在whatsapp裡大放垃圾訊息。

但面對這些權威人士(即是非平輩或同輩),而通常是上司時,卻很難直接告訴他們說:「喂─大佬,請你別這樣膚淺都寄這些與我無關的東西給我們!」

我到現在還面對這種騷擾,特別是遇到權威人士在你的whatsapp群組發這些訊息時,我現在每天都祈禱希望歲月快過,讓這些不思進人士慢慢地一起學習成長,怎樣正確的使用社交媒體,第二是希望索性讓他們被淘汰掉!(我該不會太狠毒吧!)

不過其實再細細一想,其實從電郵、SMS、MSN等之類的chat platform,這些平台形式是萬變不離其宗,一切就是關於「我」而已,你是怎樣的一個人,就會表現在你在social media的一面──他沒修養、他是膚淺的、博取注意力的…等,一一反映在他要分享的事情上。

只是話說回來,老頭子等的老頑固,美其名是隨波逐流追上潮流,卻如頑石般在潮流中礙路。你們到底怎樣避免自己踢到這些老頑石?